文章聽起來很像是國小作文,但這是我最近生活的感觸。

     我兩歲五個月的女兒從五月母親節過後就很喜歡唱巧虎裡面的母親節歌曲,裡面是這樣唱的"我的媽媽最愛我,每天每天照顧我,謝謝媽媽,謝謝媽媽,親愛的媽媽我愛你。"我每天晚上洗完澡帶她去平交道看火車或去超商買東西的時候她總是會在腳踏車上哼唱這首歌,於是我就會跟著一起唱:"我的媽媽最愛我......",才唱第一句他就會糾正我"是雅雅的媽媽最愛雅雅啦,不是爸爸的媽媽。"於是我就會跟他拌嘴說,爸爸的媽媽最愛爸爸阿,他就會用她似懂非懂的態度回我的是雅雅的媽媽陳xx最愛雅雅啦,不是爸爸的媽媽啦。我就會跳針似的回復她,爸爸的媽媽最愛爸爸阿,他又會回復我相同的話,最後到我女兒快抓狂的時候,我就會說好啦好啦雅雅的媽媽最愛雅雅啦。她才停止和我的爭論.........所以我也有感而發地想記錄一些事情。

    我印象中的媽媽是忙碌的,我在求學階段的時候幾乎沒有看過她有在休息,甚至連出去玩的時間都沒有,唯一有印象有一年過年父母帶我們一家九口(忘記大姊、二姊有沒有去了)擠上一台計程車去故宮參觀,除此之外幾乎沒有印象有出遊的記憶。說實在話在我小時候(國小之前)唯一有印象的全家出遊就是這一次了。我們家是一個很平凡的小家庭,說不上小康,但卻很熱鬧,唯一特別的大概就是我們家有七個小孩,我常笑著和人家介紹說:我家是大家庭的人數,小家庭的成員。父親小時家境優渥又加上他是長子,所以有點過度保護,而母親是一個凡事親力親為的人,兩人有不同的成長背景但卻因為一次相親而認識進而交往、結婚。母親家中環境較差,外公在母親八歲時因意外去世,再加上她是長女而且又處在那個年代(民國50初),所以自然而然地擔負起家中的經濟重擔,雖然成績不錯,但是卻只能先去工廠做女工,來讓後面得弟弟妹妹們唸書,媽媽在訴說這段故事的時候,心有不甘,但是在當時環境壓力下,他也不得不這樣做。

    爸媽結婚之後,其實家裡狀況是富裕的,但是畢竟是嫁進去的人,在融入大家生活方面還是有點不習慣,生活習慣口角難免,再加上有六個小姑看著你,又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對於現代的女生來說應該都不能接受的,媽媽也是在這種情況之下慢慢熬過來了(那時候的觀念,嫁進去就是要做牛做馬,姑姑們都還是做小姐)。婚後一年多,我大姊出生了,就這樣短短的七年多的時間,媽媽生下七個小孩(我是最小的),這時候我家發生巨變,先是阿嬤在我出生前就因病去世,阿公也因為替人作保入獄,家裡頓失重心,家中有七個小孩又加上還有姑姑跟在國外唸書的舅舅(跟我爸差了19歲),苦難就此開始。

    因為阿公幫人做保(爸爸表示好像有到近千萬等級),所以家中值錢的東西都拿去變賣,在大約35~40年前我家在景美約有五間房子,變賣了四間,把自己住的拿去貸款,開始負債的生活,說真的女人真的是非常有韌性的動物(就像電視劇演的阿信一樣,而男人也跟電視劇裡面阿信的老公一樣),約莫記得小時候跟媽媽一起去菜市場撿人家不要的菜葉,家中小孩沒東西吃了,就去米行借米,不然就是去小吃幫忙,賺個溫飽。在當時家裡是開藥局的,其實生意是好的,母親也是幫忙人家打針等等,但是一家九口人的龐大開銷,再加上貸款的壓力,錢是留不住的,所以所有可以省錢的方式母親都會去做。還記得那時我要上國小了,我跟媽媽說我要買書包,媽媽帶我去市場鞋店買,一個書包250元,不過媽媽只有200元,而且那還是我們家這禮拜的菜錢,但是她為了小孩的教育問題,也是跟店家賒了50元,買了書包給我。媽媽非常重視我們教育,只要我們願意唸書,她就算借錢也會讓我們唸。這種到處欠人情債跟跑三點半的日子到了我高中左右逐漸好轉(因為大姊外出工作,而家中小孩大學之後就自力更生不在跟家裡拿錢),我高中時我前面四個姐姐都畢業了,生活開始有了轉變。

    在我高三那年我爸把藥局收起來了,原因之一是健保,因為大家可以拿便宜的藥了,所以我們這種舊藥局(沒有跟診所或醫院合作),自然而然不是對手,加上爸爸並不是一個好生意人,他是一個只看營收不看獲利的天才(反諷),二姊學經濟的幫她計算了一下他開藥局的收支之後,發現都是在賠錢,只有媽那部分是賺錢的,再加上爸爸的理財觀不是很好(應該是非常差),所以在經過兩三年的努力之下說服爸爸退休結束這經營了大半輩子的事業。近年來母親活動力減弱(因為他在45歲左右有發生車禍),我們一直以為是因為之前車禍所造成的後遺症(因為媽媽並沒有時間好好休息),再加上媽媽走路姿勢不良導致腳踝內翻,所以就去治療腳部,去年哥哥發現媽媽有手抖的現象,而且在手術之後退化(因為都躺在床上不能下床)更快,所以就是台大看一下腦神經外科,經過診斷為帕金森,醫生的診斷認為母親目前狀況尚可還可以自理自己生活所需,且這半年來沒有退化跡象,所以要我們不要擔心,有時候看到媽媽現在連穿個鞋帶都很吃力,心中都酸酸的,但是值得欣慰的是兄弟姊妹們都很團結,很努力地陪伴媽媽。

    媽媽跟我說:他很幸運,小孩都很乖,這樣就夠了。看我們成長長大,可以獨立自主,有自己的家庭是他最高興的事情,也很開心我們這麼多兄弟姊妹都可以合作不自私並且有能力獨立生活不需要他擔心,而且工作也都算穩定,他覺得他是幸福的。其實在這個家裡面我們都曾經經歷過痛苦與磨難,但是最辛苦最磨難的都由母親攔下了,他為我們擋風遮雨,勞心盡力,像是巨人般扛下了一般人扛不起的任務,但是可以享福的時候他的身體卻出現了警訊,雖然媽媽外表樂觀,但是我們知道媽媽內心卻是難過的,他表現出她最好一面面對我們,只是為了不讓我們擔心。我常常會怨恨老天爺這麼不公平,為什麼要讓我媽媽遇到這種事情,她是全天下最辛苦的媽媽,也是最知足的媽媽,當我們有能力可以讓他過好日子了,為什麼讓他遭遇這種不會復原的病痛。

    但也許這就是人生,遇到了就該去面對,最後只希望媽媽的活動能力可以維持甚至是進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廖董不懂 的頭像
廖董不懂

廖董不懂的部落格

廖董不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